全科门诊系列——一次全科网络问诊的体会

新冠疫情一定程度上加速了线上诊疗,在此大环境下,受到某平台的邀请,我也有幸开启了全科网络问诊。 说起线上诊疗,…

新冠疫情一定程度上加速了线上诊疗,在此大环境下,受到某平台的邀请,我也有幸开启了全科网络问诊。

说起线上诊疗,我也并不是毫无经验。很多亲朋好友或者老患者也会通过微信来和我取得联系,让我来帮助他们判断以及给出诊治的建议。这种微信上的沟通,有时候虽然不能及时回复,但也能解决很多问题。

而这一次我的体会,则是在一个手机医疗平台上,遇到的是从不认识的患者。在这里可以有图文问诊,双方无法见面,只能通过图片和文字交流沟通。有电话问诊,可以听到对方的声音。有视频问诊,可以看到对方。新的患者和不一样的沟通载具,对于有效且舒适的问诊,造成了一些挑战。

一位30岁左右的男性患者成了我的首位线上患者。他在晚上十点左右的时间向我发起了问诊咨询。手机医疗平台用短信发到了我的手机上,希望我能够在一定时间给予回复。

我进入了平台,这是一次图文问诊。患者发来了几张照片,说到自己的双脚的皮肤痒和红肿,已经两个月了。从照片上,我看到了很多疹子和抓破后结痂的痕迹。患者继续怀疑是在老家被某种虫子咬了,打了“过敏针”后,肿消了下去,但皮疹仍然存在。

这里很考验平时的问诊的基本功。因为我看不见患者,也听不到他的声音。即便有照片,但患者拍的,和医生想要的还是有差距。这次的问诊开始,我想到了三个重要的问题。这三个问题,是围绕我对患者的图文信息的一种推理。第一,如果确实虫子咬的,那么需要了解可能是什么样的虫子,以及患者所处的地方。第二,患者用过“过敏针”,那么需要了解具体用药的情况。第三,患者皮疹出现了两个月,那么我需要了解以往有没有类似的情况,其他部位还有没有类似的皮疹。

患者很快便回复了,我获得了更多的信息,患者每年回到老家乡下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,每次都会在乡里的诊所打“过敏针”,然后在用上一些中药的膏药,手上也有类似少量的皮疹,但已经好了,所以没有发送图片给我。患者还有鼻炎的病史。

通过上述的信息和判断,基本上已经确定了患者的情况,很大可能是过敏性皮疹,因为患者反复的抓挠导致某些皮疹的局部感染,而蚊虫可能是诱因。患者接着询问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,以及治疗的方法。

我向患者做出了解释,并给出了治疗方案,两种患者就能够买的到的非处方药物,用来控制症状和局部的皮肤感染。并告诉了他用药大概多长时间皮疹能够缓解。当然,如果几天内没有缓解,还需要注意的事项。

到此,我以为问诊就要结束了,于是想结束我们之间的对话。因为图文问诊某种程度上花费的时间比现实中要多,一来一去的文字回复,并不如现实门诊中的流畅。为了更好的结束对话,于是我问了一句,“您看您还有什么其他问题么?”。用这样的语句,一则可以暗示患者,当下您的问题已经解决了,二则可以弥补是否有漏掉的重要情况。

而这一句话,让我和这位患者的问诊又进入了另一个阶段。或许患者通过前面的问诊认可了我,也或许患者希望咨询更多的问题,或许这才是患者真正担心的。患者这个阶段的问题,他说到,他好像有勃起功能障碍。对于这样的问题,其实很多男性患者是难以启齿的。

从我的经验来看,即便在现实的全科门诊中,大概1000个男性患者中,才有可能和我说的这样的事情。有可能图文问诊,医生和患者互相见不到,从患者的角度理解,这样的交流方式或许让患者的隐私更加得以保护,于是他便向我询问这样的问题。

患者一开始希望,我能够给予他一种处方,这其实和现实中的门诊很像,很多患者为自己的症状做出判断和治疗,来到全科医生这里,希望能够“照方抓药”。我和患者做了一段时间的沟通,并一起回顾了他的情况,患者开始理解到他之前的想法并不合适并听从了我的建议。于是,这个处方我没有开具。

最后,患者再次向我表达了感谢。这次的问诊也结束了。因为手机问诊平台的限制,没有办法进行随访,这可能是一个遗憾。

虽然只是一次非常短小的问诊体验,但还是有些小的要点想和大家分享:

1. 线上问诊几乎可以随时随地发起,这方便了患者。

2. 对于医生而言,线上问诊难度可能更大,既要抓住重要的问题,也要通过问诊的语言建立起与陌生患者的信任。而这一信任取决于对于问题的解决情况。

3. 治疗方案应该尽可能的考虑患者的可获得性和可操作性。

4. 患者可能有多个问题,某些问题可能是心理和精神方面,更需要全面的来考虑。

5. 线上便捷处方可能会十分常见,更应该审慎和规范。

6. 对于全科医生而言,线上平台需要考虑连续性的机制,尽可能的实现随访、追踪和长期管理。

来源:全科文献传递

关于作者: ekarlee

为您推荐